网站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全国服务热线:010-80333566

TELEPHONE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18600842068
电话:
010-80333566
邮箱:
554634342
地址:
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富庄村南一区84号
新闻资讯NEW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外卖、快递无人配送已经成为实现,北京发布相关管理政策
发布时间:2021-06-15 15:44:16 点击量:

图片

张晗
5月25日,运去哪正式宣布完成了D1轮1亿美元的融资。同时在上海举办的“运筹帷幄领航出海”2021新国际物流生态峰会上,运去哪创始人&CEO周诗豪针对数字化国际物流时代的探索与布局,进行了分享。

运去哪平台上线于2015年,彼时国内互联网创新创业浪潮高涨,互联网投资一片繁荣。6年的发展中,运去哪经历了6轮融资,逐步发展为我国国际物流平台代表性企业。

所谓的后资本时期,是指融资轮次逐渐转向中后期。前几年在互联网革命浪潮下国内外的物流数字平台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后,而当下的初创、天使轮融资逐渐减少,大额融资转移到B轮及以后。资本向头部聚集,很多平台淘汰出局,而坚持到后资本时期的,业务已经逐步成熟的稳定。


图片来源:国际物流产业数字化发展报告2021
2020年的疫情为整个市场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从集装箱运价的高涨,到一箱难求,一系列的问题带来众多焦虑。在此情况下,运去哪依然拿到了1亿美元的投资,并跻身于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企业,无疑再次给这个行业增添了一笔信心。

拿到1亿美元运去哪将用到什么方面,在此行业背景下,运去哪未来发力点在哪呢。其官方宣传中强调了“运去哪将进一步加强海外网络建设及国际物流数字化新技术应用”,一个线下一个线上,一个硬件一个软件。运去哪的两条路具体将怎么做呢,其背后逻辑又是什么。

线下物流网络节点建设
在前期的发展中,运去哪对于线下的网络布局主要集中于国内—一横一纵,即东部沿海与长江沿线。

线下网络建设是国际货运代理的核心,运去哪在面对传统托运人客户的时候也曾毫不避讳的表示,“我就是一个货代”。

运去哪对于海外网络的搭建始于2020年。2020年9月28日,运去哪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PSA)在上海浦东举行了主题为“智慧物流、互联共赢”的战略合作签约,虽然与PSA的合作业务目前仍以境内为主,但这也是运去哪对海外布局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直到今年上半年,运去哪在海外的主要物流服务的节点包括美东、美西,还有墨西哥、巴西,亚洲方面的重点布局在日本、泰国、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

针对接下来运去哪在线下网络方面的布局,周诗豪在采访中表示:“在未来,我们对疫情之后全球供应链的变化,有自己的内部战略判断,世界会变成三大区域为核心的区域供应链节点。也就是说美洲区域,以美国为主要消费地,以拉美为主要的制造业的基地;欧洲区域,西欧为主要的消费基地,东欧为主要的生产基地;亚洲区域,以中日韩为主的消费基地,同时也是以中日韩为主,东南亚为辅的生产基地。”

基于这样的判断,运去哪对于海外节点的布局战略也直言不讳:“我们设立一个分支机构的时候,更多的要考虑当地的人口,比如我们自己的标准是在消费人口1.2亿以上的国家会优先设立自己的办公室。另外一个考虑的点是,因为物流还有一个节点作用,转运,所以不光看消费人口,还要看它的物流节点的重要性,比如新加坡,单年转运集装箱量超过三百万箱。三百万以上的节点也是我们办公室要设立的节点,我们设立自己未来的海外分支机构或者海外服务能力的时候,这也是一个规划的根据。”

2015年以来,受跨境电商发展的推进,物流海外仓逐渐受到业内的重视。尤其是去年疫情带来的全球供应链体系挑战,让更多人看到了保有海外仓所带来的明显收益,越来越多的商家纷纷开启海外仓的布局。今年“十四五”规划正式发布,“海外仓”首次被写入国家规划纲要,未来跨境物流海外仓模式无疑是一个主流。

当然,建设设海外仓和海外物流节点,运去哪也并不是传统的重资产模式。而是用数字运营技术、以轻量化资产撬动仓库和仓库使用权。“这样“运去哪”可以以更轻的方式高效地建立自己的网络,前提是必须有更扎实的运营服务能力和底层的信息化系统。”周诗豪表示。

物流数字化新技术应用
事实上,运去哪对于数字化新技术的应用始终保持在一个较为领先的水平,以“简化航运”作为使命,处处探索服务于客户的新型应用模式。在5月25日的峰会上,运去哪创始人&CEO周诗豪同样生动展示了完整的订舱流程,并预演了出现问题并智能解决的场景。


在运去哪对自己的介绍中,其旨在将国际物流履约流程中,原有的人工操作模型改造为基于“邮件识别+OCR+NLP+RPA+行业知识图谱”等技术手段的自动化操作模型,从而将操作效率提升数十倍,显著降低出错率,给用户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


图片来源:国际物流产业数字化发展报告2021
当然运去哪并不只停留于技术层的应用,生态的搭建,或许是运去哪最终的追求。“我们既然要搭建一个生态,某种意义上要对外输出自己的技术能力和赋能,某些时候这是一个价值取舍的关系,我可能投入到生态建设上的要大于短期收益,这些钱要用于生态,而不是仅供“运去哪”打造单一的产品。”周诗豪表示

把运营能力、产品技术进行开放,寻找相向而行的合作企业,努力做出行业的标准,这不仅需要过硬的专业实力,更需要大胆开放的思想,显然,周诗豪在这次峰会中让业内看到了他的胸怀和野望。

运去哪选择生态和行业标准的发展也与其自身发展阶段相关,一年70万TEU的体量,即使放在传统货代企业中,也能排上名次。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技术的单独冒进所带来的风险也是成倍上升,向开放的方向转化也是其探索未来发展模式的最佳途径。


当然,我们更希望运去哪在生态和行业标准方面能有所作为,尤其是当前国际物流数字化的后资本时代,万花齐放的平台各自为政难以推动行业整体发展,标准的不一和平台的冗杂是行业面临的最大困难。在这个角度来看,敢于站到技术标准的层次上推进行业生态的合作,不仅是运去哪这单个公司的战略方向,更有着行业的责任与担当。